Skip to main content
Contribution to Book
关于“颓废”倾向与“色情”描写 : 郁达夫新论之四
文学评论丛刊(第十七辑)
  • Zidong XU
Document Type
Book chapter
Publication Date
7-1-1983
Publisher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Disciplines
Abstract

郁达夫的作品自问世以来,一直受到来自进步阵营和保守势力两方面的责难和非议,“白者嫌其已赤,赤者嫌其太白”。值得注意的是:种种指摘和批评大都集中在所谓“颓废”倾向和“色情”描写这两个焦点上。早在二十年代初,郁达夫就被人称为“颓废者”、“肉欲作家”。徐志摩曾不指名地讽刺他“和街头的乞丐一样,故意在自己身上造些血脓糜烂的创伤来吸引过路人的同情。”华汉则认为郁达夫的“无端狂笑,无端歌哭,嘲世骂俗,牢骚满口”赤裸裸地反映了“没落士绅阶级的意识形态。”福特‧海伦斯评论郁达夫,说他是“颓废绝望到了病态伤感的境地,倾向于玩世不恭”,甚至连国民党教育部长王世杰也来指责郁达夫“生活浪漫,不足为人师”。直到解放后,国内的研究者依然反覆强调“感伤颓废是郁达夫小说的一个主调”(丁易语),几种文学史都严厉批评郁达夫创作中的“消极的不健康因素”。而苏雪林在海外撰文,标题就是《黄色文艺大师郁达夫》…问题如此之严重,以至于今天,无论是评论郁达夫作品的思想意义,还是研究他的艺术倾向,我们都无可回避地要触及这所谓“颓废”与“色情”的问题。显然,这是郁达夫研究中一个令人困惑但又必须正视的关键。

本文只是试图证实笔者的下列认识:郁达夫创作中的所谓“颓废”倾向,实际上是一种忧郁感伤的艺术表现。在讨论中,我们暂且仍沿用“颓废”一词,但冠之以引号,以显示其与严格定义上的颓废,与西方“颓废主义”的本质区别。同样,“色情”在本文中也是一个借用的概念,郁达夫作品里的所谓“色情”描写,实际上也不是单纯的肉慾描写,更非真正堕落的猥亵淫荡的黄色文艺,在讨论问题之前,先澄清有关概念的特定含义,是有益处的。

Citation Information
许子东 (1983)。关于“颓废”倾向与“色情”描写 : 郁达夫新论之四。辑于《文学评论》编辑部 (编),《文学评论丛刊(第十七辑)》(页224-259)。北京 :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