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bout Prof. LAW Suk-mun, Sophia

Positions

Present Associate Professor, Lingnan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Visual Studies
to
Faculty Member, Lingnan University Faculty of Arts
to

Disciplines



$
to
Enter a valid date range.

to
Enter a valid date range.

Education

to
2000 - 2004 Ph.D. (Fine Art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o
1998 - 2000 M.Phil. (Fine Art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o
1994 - 1997 B.A. (Fine Art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o


Contact Information

Tel : (852) 2616-7246

Email:



Books (8)

Book
創作無障礙 : 一個為讀寫障礙初中生而設的藝術倡導計劃
Research Expression through Art : Visual Studies Faculty (2013)
Suk Mun, Sophia LAW
《創作無障礙》是一項兩年的藝術倡導計劃,由東華三院屯門綜合服務中心與嶺南大學視覺研究系合辦,為屯門區有讀寫障礙(dyslexia)的初中學生設計為期一學年共二十節的藝術創作倡導工作坊,目的是為他們提供一處無障礙的創作平台,透過愉悅的創作過程,以及完成作品賦與的滿足感,促進他們認識自己先天的限制與天賦,發掘自己的潛能,肯定自我,增加自信。計劃分兩輪進行,參與計劃的學校共三間,包括東華三院鄺錫坤伉儷中學、中華基督教會譚李麗芬紀念中學和鐘聲慈善社胡陳金枝中學。其中鄺錫坤伉儷中學參與了兩輪的計劃, 譚李麗芬紀念中學參與了第一年、胡陳金枝中學參與了第二年的計劃。兩學年度一共有四十五位(二十九男、十六女)學生完成計劃。 為了增進家長和老師對讀寫障礙的認識,計劃期間先後舉辦了三次有關「創作與讀寫障礙」的座談會,讓主辦機構、學者和藝術倡導者與參與計劃的學生家長和老師分享計劃的理念、過程和成果。三次座談會的氣氛相當熱烈,尤其是最後一次老師的參與和意見,對促進家長和主辦機構的溝通起了很大的作用。藝術倡導者在會上就個別同學在計劃中的表現與他們的家長交換意見, 有助他們了解同學在學習上面對的困難,明白同學的潛能。 兩輪計劃在完結時都籌辦一次展覽,展出計劃中學生創作的話劇表演和藝術作品,讓家長、老師、以至社會人士能夠看到讀寫障礙學生的創意和能力,並加以肯定,使得參與的學生在計劃過程中已經建立的自我和信心,在計劃完結後能夠得到家長和老師持續的鼓勵,日後在生活和學習上幫助他們發展長處,推動他們的動力去面對困難。

Book Chapters (9)

Contribution to Book
逆境中的藝術 : 嶺南大學"重遇越南社群藝術"展覽
香港視覺藝術年鑑2008 = Hong Kong visual arts yearbook 2008 (2009)
Suk Mun, Sophia LAW
貢布里希(Gombrich)在《藝術的故事》(The Story of Art)開宗明義:“世上只有‘藝術家’而沒有‘藝術’。” 藝術展覽歷來對人們來說是為了介紹古代的大師或當今的天才,所展示的是藝術作品的經典,即藝術之為藝術的成就和創新。由此看來,嶺南大學梁方靄雲藝術廊於2008年4月舉行“重遇越南社群藝術”(C.A.R.E.)展覽則完全是另一回事。 C.A.R.E.並沒展示任何藝術家的名字,不推介任何天才,也不突出任何卓越技術或藝術創造;相反,這個展覽強調展品所處的時代情境,並且探討藝術生產過程的意義。 C.A.R.E.是嶺南大學哲學系視覺藝術學士課程和園泉基督徒藝術家團契合作的成果。展覽展出的各類繪畫和手工藝品,超過二百件,均是園泉從香港船民羈留營在1988至1991年所舉辦的“越營藝穗計劃”為數共八百件作品中挑選出來的。 “越營藝穗計劃”由香港本地藝術家主辦,而作品則是男女老幼越南人在至為艱難的環境中製作出來的。 除了少數例外,C.A.R.E.的展品均以一個五位數字署名,每個數字就是一個名字,代表一名逃離越南,經歷數星期渡船的惶恐方抵達香港的船民。他們被編號烙印一刻,本名被象徵性地廢除,如同其自由和國民身份亦給抹掉。1982年,香港政府採取“禁閉營政策”,越南船民一旦上岸,便須馬上被羈留在各個臨時搭建的禁閉營內。囚禁期間,每個船民都以數字為記認。對於大多數船民來說,與其說莫失莫忘其本名,不如說痛苦得不願想起。C.A.R.E.的展品就是船民承受著身份和自由喪失的生命困境時所創作的。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Story of Art, Gombrich claims that ...

Journal Articles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