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bout Clement Yongxi Chen

Research focused on information rights (privacy, access to public information, E-government) and comparative administrative law. Writing a book on the legislative and judicial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to access to government information in China; also conducting post-doctoral research on privacy right in mainland China and Hong Kong.
Also interested in comparative administrative law, especially the influence of French law and German law on contemporary Chinese law, and history of public law.

Positions

Present Faculty Member,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o


$
to
Enter a valid date range.

to
Enter a valid date rang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in China and Hong Kong (8)

Contribution to Book
与监督权无关的知情权——论我国法院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限缩性解释 [The right to know unrelated to ...
Constitutional Rights and Constitutionalism: Studies of Constitutional Problems in Contemporary China [宪法权利与宪政—当代中国宪法问题研究] (2011)
Yongxi Chen
近三十年来,世界各国出现了赋予公民知情权的立法潮流,至2008年6月,全世界已有76个国家就颁布了全国性的法律法规,课以各级政府公开信息的义务和赋予公民获取政府信息的权利,并提供了相应的司法保障。 学术界普遍认为,信息公开立法成为了提高政府透明度,帮助公民监督权力行使、参与政策制定、促使政府改善治理的新工具。我国于2007年4月5日颁布、2008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被认为也赋予了中国公民以类似的获取政府信息权利。 然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一年半以来,当公民就信息公开引起的纠纷向法院寻求救济的时候,却普遍遇到了受理难、胜诉难的情形。所谓“无救济则无权利”,法院对《条例》的认知和解释,实际上界定了知情权的边界。各国法院在个案中判断知情权是否成立时,通常依据的是政府信息的定义和法定豁免公开的范围,但这却往往不是我国法院在审理政府信息公开案件时最关心的问题。由于《条例》并未明确提出“知情权”,法院对知情权是否存在、是否具有资格限制的问题形成了有别于各国通行立场的认知。本文通过搜集和考察已公布的案例,发现各级法院在受案范围、原告资格和申请人资格等三个彼此相关的问题上,总体上呈现出类似的立场,那就是不承认一切公民都享有独立而抽象的知情权,只承认公民有获取与自身的人身权、财产权相关的政府信息的权利。这种立场强调信息公开对公民维护切身实体利益的作用,却刻意淡化它监督政府、促进民主参与的功能,导致了对《条例》文本的各种限缩性解释。这些解释决定了主张知情权的当事人能否请求司法救济,决定了法院是否会进行到对行政机关的豁免公开主张的展开合法性审查的阶段,对今后我国信息公开法制的发展方向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应当引起格外的重视。下文将结合案例、相关法官的论述和法院负责人的总结回顾,分析法官发展出这类限缩性解释的过程和路径,评判其是否具有充分的实在法依据。

Privacy Law (3)

French Administrative Law (2)

Contribution to Book
略论法国行政法中的裁量权及其司法控制 [On the judical control of discretionary power in French ...
法治社会与行政裁量的基本准则研究 [Research on the rule of law and basic standards of administrative discretions] (2007)
Yongxi Chen
行政裁量权在普通法的行政法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与此相比,裁量权在法国行政法中并没有受到同等规格的待遇。裁量权在普通法的行政法学著作中常以专章出现,而在法国行政法的教材中,它往往分散于论述合法性原则的各个章节之中,较少被集中研究。个中原因,大约可举出两点。一是,在名称上,它留有旧制度的痕迹——在十九世纪最高行政法院的判例中,“‘裁量行为(actes discrétionnaires)’指的是不受任何诉讼质疑的行政行为” 。在很多时候,“裁量权”意味着强大的行政权力。尽管20世纪以来的行政法院判例已发展出数种技术,在较大程度上将裁量权置于司法审查之下,但是,裁量权总是含有一种不让法学家和律师信任的意味。二是,在法国行政法学者的眼里,普通法、尤其是英国普通法下的行政法,偏重对行政行为的审查,可看作一个审查体系(système de contrôle),相比之下,法国行政法的外延更为广阔,是一个规则体系(système de règle),它以合法性原则(principe de légalité,也被称为行政法治原则 )为核心,涵盖了行政组织、行政行为等各个方面的多种类、多层次的规范,这些规范按照各自所属的渊源位阶高低,组合成一个宏大而精密的凯尔森式的规则体系 。因此,对裁量权的认识,应该在合法性原则的框架内进行。 一方面,法学家承认裁量权的重要性,认为合法性原则没有排斥行政机关拥有决定的自由——裁量权,而且,从这个角度看,裁量权构成了对合法性原则的限制。另一方面,法学家强调裁量权不等于“任意裁断”,倾向于将它置于合法性原则的影响之下,坚持裁量权只不过是“在(至少)两种合乎合法性原则的决定或行为之间选择的权力”,自由裁量永远只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的自由裁量。 在这种颇有点相互矛盾的心态的推动下,不仅法学理论尝试调和行政自主和法治要求之间的张力,行政法官也坚持不懈地创造出新的审查技术,尤其是“明显错误”审查、“损益表” 比例审查等,因应社会需求的变化对不断膨胀的行政裁量施加判例法上的约束,又力图避免一刀切式的羁束。下文将首先介绍法国行政法学对裁量权概念、性质和意义的看法,其后再结合判例考察在裁量权在司法实践中受到的控制。

Translation (1)